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科普 > 科技技术名人展

向道康:我的从医生涯

2018/04/03作者:文/向道康来源:《贵州省青年科技人才风采录》

  简介:向道康,1968年6月出生,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现任贵州省人民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贵州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外科研究室主任。获“贵州省2000-2002年度卫生系统青年岗位能手”称号,2003年获“贵州省科技进步三等奖” ,2006年获“贵州省科技成果优秀论文三等奖” ,2007平获“贵州省青年科技奖” 。主持或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市级科研项目8项。

  他从小就是一拉文学爱好者,从小的志向更是当“钱钟书”式的作家,写一本“围城”式的经典,理想和现实的矛盾,让他走上了救死扶伤之珞,而这条路越走越扎实,超走越宽,我们可能少了一位作家,,但更多7一位医术精湛、善于表达、善予与患者交流的医学精美。让我们一起聆昕他的心声。

  和许多山里的孩子一样,我出生在务川县茅天镇红心村的一个至今仍然缺水的小山村里,衣服上的补丁温暧了我的童年,玉米棒上的红缨激发了我的幻想;11岁考上设在邻镇的山个县重点中学,从此开始了每个周六步行回家周日返校单边里程25公里的“旅程”,初中的三年是和老师“斗智斗勇”的三年,也是半农半渎的三年,唯一得到的表扬就是挑粪上山种玉米大有成果。高中没上重点,只能在一个刚成立的县城中学里混,高考7个科目有6科没老师上课。

  青春期没让我走入歧途。所有的课本及资料内容均可以记住在哪一页哪一段,高二参加高考预选,分数居然上了本科线,于是在一年后填写高考志愿时,踌躇满志全是警察类重点大学的刑侦专业,偏偏忘了自己的身高仅有163厘米(本人现身高170厘米,是大学二年级才长高的) ,最后是父母的眼泪让我放弃了复读,服从调剂到了遵义医学院,我成了镇上解放后第三个大学本科生。

  我一点也不喜欢医学,为混时间就学着写点“文学作品”,创办了由学院团委、学生总会主办的文学社,办一内部刊物,自封社长和主编,那年代文学这玩意儿在高校吃香,大学五年也还不算寂寞,总算顺利毕业了,分配在一个至今我认为很好的医院做医生,这时我才突然明白了:我改变不了做医生的命运,那就好好做下去吧!

  工作五年后有了较好的临床基础,我考上了同济医科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那年我来到了现在工作的省人民医院,这里有全省最好的心脏病研究平台,有最好的老师带领我成长,这样工作了四年后,我发现自己思维不够开阔,于是又来到了同济医科大学(现更名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两年前,因不满自己“土鳖”阅历,前往世界三大心脏中心之一的德国国家心脏中心做高级访问学者,之后牵线搭桥让该心脏中心与我院成立“中国(贵州) -德国心脏中心”,以此为契机,德国国家心脏中心承诺为我院培养包括心脏内科、心脏外科、心血管麻醉、监护等相关技术人员10余人,增进了中德心脏诊疗技术的交流,提升了我院心血管领域在全国的知名度,更开阔了学科发展视野。

 

  我做的一些研究

  心脏不停跳心内直视手术的临床研究(获2003年贵州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及贵州省医学会科技成果一等奖) 。

  该研究是心脏在空跳的情况下进行手术,手术过程是否会产生气栓、血栓而导致脑栓塞一度成为心脏外科医师争论的焦点。由于该手术方法的手术视野相对不清晰而增加了手术难度,而较高的体外循环温度又使其必须保持高灌注流量和高负压吸引,对血液系统和机体其它系统也会造成较大的损伤。我们课题组对不停跳心内直视手术在脑保护、炎牲因子表达、血液流变学稳态等方面进行了系列研究发现:不停跳心内直视手术在脑保护和改善血液流变学方面明显优于传统的手术方式,面对患者的全身系统性炎,性反应则比传统的手术方式重,认为心脏不停跳心内直视手术的开展需进行严格的病例选择,从而大大降低了手术死亡率和神经精神并发症的发生率。

  左-卡尼汀是一种广泛存在于机体组织中的特殊氨基酸,是脂肪代谢的必须辅助因子,心肌组织细胞能量供应的60﹪-80%来至于脂肪代谢。左-卡尼汀可以减轻因脂肪酸堆积而导致的酸中毒和减少其他有害物质在心肌细胞内堆积,从而预防和减轻心肌损伤。

  基于上述理论,我们课题组在国内首次将左-卡尼汀作为心停搏液成份进行心肌保护研究,研究成果得到美国处方协会主席Kirk Hamilton的关注,并在国内多家医院推广应用。

  生活与工作现状

  我每天清晨6 :30起床,晚上9点钟左右才能回家,一年365天,没有一天属于我的休息日;吃饭很简单,一碗面条.一碗菜汤泡米饭都能满足我的胃。我几乎不能与家人一起吃饭聊天。家,就是我的“旅馆”。工作很累,也很欣慰!因为家人的理解,因为工作中的乐趣.

  在工作之余,我喜欢到农村去呼吸清新的空气,感受大自然原生态的美。有时问有机会回老家,几年一次吧,但每次一进门就开始给父老乡亲看病,没时间与父母说几句心里话,这点总在心里挂念者,时刻难忘。

  我的父母可以说是我最崇拜的人,他们给子女最好的教育,虽然身在中国最偏远的农村,在中国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早期(即我还没有上学前) ,他们就坚持:唯有知识才能改变一切!(《贵州省青年科技人才风采录》 文/向道康)


作者:文/向道康编辑:许贝